当前位置:莺窃文学  >>  龙门天子  >>  第一千六百零七章:弥留之际

第一千六百零七章:弥留之际

小说:龙门天子     作者:断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8

/61/61857/    “贺强,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么?你这样的人,真不配做为梁辰的父亲。对天发誓,如果不是你跟梁辰现在有着血缘关系,我今生今世都不想再多看你一眼,你让人,感觉到恶心!”此刻,龙天行满腔怒火地死死盯着贺强,咬着牙根儿道。

    同时,他从怀掏出了一叠化验单,丢了过去,“给你,这是DNA检测,你自己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贺强颤着手,打开了那几张化验单,居然真的是货真价实的DNA检测比对单,只见上面清楚地写着,梁辰与杜千烨的DNA比对,相似度为百分之九十九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”贺强站在那里,手颤得如刚刚拨动的丝弦,化验单在他身上哗哗做响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可能的。你以为,龙门真的就那么无能,查不到这么多事情?我告诉你,早在三年前,梁辰来到江城与莎莎相遇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查到了莎莎,同时也密切地关注梁辰了。当然,那个时候,我们并不知道梁辰的身份,但我们确实已经查得清楚,莎莎就是家主的女儿,这一点确凿无疑。曾经,出于对莎莎的负责,我们也去查了梁辰,从而发现了很多疑点。那就是,梁辰的出身十分可疑,这么强大的一个人,我们却不知道他倒底从何而来。恰于此时涉及到与周家的争斗,所以,我也在江城停留了下来,继续暗查梁辰的身份,可是结果却令我吃了一惊,因为,从种种蛛丝蚂迹发现,梁辰居然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曾经的龙门丢失过的那个孩子。并且,他的脸部轮廓确实与夫人长得很相似。所以,我们就一直查了下去,甚至弄到了梁辰的头发进行DNA检测,与夫人的DNA进行对比,结果,让我们狂喜莫名,原来,梁辰真的就是曾经夫人诞下却在龙门丢失的那个孩子。”龙天行冷哼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转头望向了梁辰,目光已经转得柔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此刻,梁辰正怔怔地望向了他,看到他的眼神,才似有所悟,“原来如此,难怪,你们龙门最开始就向我表示出出奇的善意来,却没有想到,原来,你们早有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这样的了,否则的话,你觉得,家主就算再大方,又怎么可能将整个龙门都要送给你?”龙天行点了点头,微笑着继续说下了下去,“当然,进行DNA比对是最近的事情了,之所以把这份比对结果拿来,其实,并不是想给贺强看的,而是想给你看的,因为义父想让你知道,其实你并不是孤儿,你的母亲叫做杜千烨。从而,也为这个婚礼最后添上一抹喜庆。可惜的是,还没等这份检测结果拿出来的时候,结果,贺强就出现了,打乱了这一切步骤,还让义父他老人家亲口说出……”龙天行说到这里,虎目中再次蓄满了泪水,已经有些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孩子,何必哭呢?其实我刚才已经说过了,这个世界是公平的,一切有失必有得。我说出了这些,其实也只是想渲泻一下心中的苦痛,这不是自虐,而是渲泻。”龙腾宇合上了衣襟,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转头望向了贺强,“贺强,如果,你现在还执迷不悟,固执地不肯相信这一切,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了。不过,无论如何,你都应该骄傲,因为,从现在开始,你拥有了一个令世界瞩目的儿子。三十年前看父子竞子,三十年后看子竞父,贺强,你的儿子,足以让你挺胸抬头,让你望掉过往的一切了。醒醒吧,你所谓的仇恨,只是时势罢了,跟任何人都无关。而你的幸福,却真实的属于你自己,你又何必苦苦抓着虚芜的仇恨而放弃那真实存在的幸福呢?”龙腾宇息着说道,说到这里,用手绢捂着嘴,再次咳嗽了起来,蓦然间,就已经身子一歪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义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龙天行和刘莎莎同时叫了起来,奔了过去,及时地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龙腾宇缓缓地坐倒在地上,艰难地抬起头望向了刘莎莎,“别害怕,孩子,爸爸就在这里,不会离开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他再度几声大咳,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喷得满襟都是,中间还夹杂着散发着阵阵恶臭的痰液。

    他早已经是肺癌晚期,已经熬得油尽灯枯了。再加上今天这样自残式的剖解灵魂,已经到了弥留边缘,根本再也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刘莎莎颤着手,扶着他,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哭,好孩子,把你,舅舅,喊过来,我有话,想对他说……”龙腾宇艰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龙,我在这里。”吉宁的声音传了过来,随后,吉宁已经大踏步地走了过来,一把扶住了他,眼中满是唏嘘和感伤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吉宁,我现在,已经把龙门,交给了莎莎,还有梁辰,而梁辰,也是吉家的外家家主,我想,现在,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交待了。不过,我还想对你说,龙门,对不起你们吉家,也对不起阿婆,我,代表龙门,向你们道歉,渴求,你们的,原谅!”龙腾宇说几个字就要喘息几下,现在说话已经是越来越艰难了。

    “老门,现在还说这些干什么?我才知道你是怎样一个人,你是个条汉子,是个真正的爷们,同时,也是一个伟大的父亲。没说的,我原谅你了。吉家也原谅你了。我想,如果阿婆在九泉之下,也会原谅龙门的。”吉宁狠狠地点了点头,抱着龙腾宇,眼中已经盈满了热泪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,吉宁,谢谢你……”龙腾宇艰难地说道,同时脸上露出了一个终于释然的微笑来。

    “快,都愣着干什么?还不把老龙送医院去?你们还在等什么?”吉宁擦了把眼泪,握着他的手,转头向着周围一群人吼道。
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ngqie.com/book/xs/77144.html